monnon

翔右。
对家都死了。

胡言乱语

翔翔发su/zu音非常可爱,猫咪挠铃铛的感觉,毛茸茸,却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同理他念英文发s音的时候也是这样娇俏。

而且这几个音的嘴型也超色情,好想舌吻他哦。

【JS】石榴刑R(下一)

*JS

*翔受

*虐

*ntr慎

链接见评论

发现重开新坑比填坑难,我还是本份填坑了

希望能有评论。

我觉得还好,不太虐……吧……?

不安分

理下洞

1.骨科(ns还是js在犹豫中),非典型性真骨科

2.小狮子翔在omega学院的生活(os)

3.一个关于婶婶的故事(js)

4.纯真处男松本润(23333333

5.还有个人妻s不能忘记

哪个优先呢……

【JS】石榴刑(中下)

*JS

*翔受

*虐

链接见评论

我又盐脾气又差

却依然奢望得到爱

【JS】石榴刑 R(中上)


*JS

*翔受

*有点病

链接见评论

欢迎讨论剧情

【JS】石榴刑 R(上)


*JS

*翔受

*一个把爱人从石榴国解救出来的故事

链接见评论

第一次写js,希望能有评论

【大宫翔】吾栖之所(上)


*OS&NS

*翔受

*第一人称N视角

*一个登堂入室的故事

——你知道寄居蟹吗?
——嗯?
——一种蟹,靠着入侵掠夺贝类的壳为生。
——好过分……
——那是因为它们失去壳就无法保护自己柔软的腹部。

我被大野老师捡到的那天下暴雨,流弹一样的雨水砸在脸上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在我模模糊糊地想着遭受二重伤害的鼻骨是不是已经断裂的时候,大野老师终于撑着他那把伞柄已经掉漆的黑色雨伞出现了。

他前额有一缕短发掉了一下来,我眼睛疼得快睁不开,看不真切,却觉得有点滑稽,因为他发蜡向来打得一丝不苟,领带也系得像橱窗里的范本,和他为人处事截然不同。

现在一场暴雨就把他的橱窗打碎了。

触角垂了下来的大野老师吭哧吭哧地把我搀扶回了他家。

“幸好腿没事,还能走路,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软绵绵地说道,语气和他上课时说“啊,颜料翻了,幸好没把我衣服弄脏,不然shoちゃん要难办了”一样。他嘟囔地很小声,大概只有我一个人听见,其他人都在玩手机或者看漫画。

然后我在大野家的玄关见到了他口中的shoちゃん。

门牌写着大野的独栋小别墅,有个宽敞到足够挖泳池的院子。我和大野步伐沉重到仿佛拖着千斤的铅球走到院门口时,这位站在玄关焦急等待大野的shoちゃん怕是已经瞧见我们了,但他只是站在那里,手脚都被戴了镣铐似的。

我一进到庇身之所便软了手脚,他迎上来扶住了我,带着屋里清冽的冷气撞上了梅雨季的湿意,空气纠缠出了褶皱,像他被我满身泥水血水沾湿染皱的白衬衫。

这可比大野老师被颜料弄脏的衣服还难洗了。我这样想着,失去了意识。

大野老师的这位shoちゃん全名叫樱井翔,他向我介绍的时候用了“内人”这个词,我嘴里发苦,唇内腔几乎要咬出绿色的汁液来。

我醒来发现身上脸上的伤口都已经被悉心处理过了,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大概是大野的,我和他个子差不多。

心不在焉地猜想着是不是樱井帮我换的,昏倒前嗅到他身上馥郁的果香柑苔调香味勾起我奇奇怪怪的心思来,燥热感竟像爬山虎般顺着我的耳朵攀爬到脸上,火烧似的。

“这是我的学生,一年A班的二宫和也。”

我连忙站起来向樱井鞠躬,尽量让他看不出来是那种在学校见了老师连招呼都不打的学生。

他冲我点头,笑意盈盈。

我心虚地望向大野,他会错意以为我要诉衷肠,便摆出亲切年长者的样子来居高临下地询问我的伤。

也不过就是家暴的父亲懦弱的母亲那种电视剧里常有的事,我讲出来都觉得太过烂俗,尽量说得不那么凄凄切切,没想到樱井那双星辰般的眸子竟噙出泪来,他哀婉无言的样子显得我像个冷酷无情的加害者。

樱井有异乎常人的共情力。

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也是我最渴盼的。

理所当然地,我在大野家住了下来——直到他通过法律途径帮我完全脱离父亲魔爪为止。

但我的父亲绝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强势地把自己骨子里一切无聊愚蠢的东西强加在我身上,那些劣等感,无法实现的希望,难以言语的自卑,怨恨,罪恶以及一生都没有勇气遵守的戒律……

我对樱井讲出这些的时候又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就像成天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蟑螂突然被暴露在朗日之下接受风和日丽。

而樱井仿佛天生就会照顾受过心理创伤的未成年人,他耐心地倾听,温柔地安抚,连家里的香薰都刻意换成了鼠尾草。

他没有工作,大野说他是自由撰稿人,但我从没见过他写东西。一个二十多岁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多半都会自称为作家。但樱井不是。

他既不像个作家,也不该像个没工作的人。

我放学回家(准确来说是大野家),总会看到他躲在浓稠的阴影里弹巴赫,黑暗中他的眼睛微漠搏动着冷光,仿佛身体只是一具空空如也的容器。阴郁的预感便会杂乱无章地从我心脏底部生长出来。我害怕阴影退潮后露出森森的骸骨,就发出些动静来,这个时候他便停下,合上琴盖,用力扯开窗帘,眼中盛满暖意地冲我微笑。餐厅打着橘色暖光,桌上摆放着热腾腾的丰盛饭菜,仿佛刚刚的一切都不存在。

直到有一天我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大量氟西汀*。

氟西汀*:抗抑郁药,又称百忧解。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