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non

赤红的

【OS】天真有邪(上)

*36岁的智x17岁的翔君

*OOC

*慎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76/sh/2c8a6a20-2a3a-4d5b-828b-0cd320c8bfb0/dc3f95931e91d1419768109b5e04de67

TBC






大家好,是我。

我还没死。

天神祭快乐。

尽力填(wa)坑(keng)。

【OS】The snow king



就,我也想写个童话嘛。
大概是个elsa翔(伪),我真的超爱Frozen

其实和Frozen没啥关系,大致设定是安徒生的The snow queen。

表白椿海太太,夏酱,还有刀刀(童话写手(不!)
我觉得这是个he


——————————

战场上的夜是断断续续的,前一刻还是火光冲天恍若白昼,下一秒一切爆炸声响便如同被黑洞吞噬了般收缩坍圮,在飞扬的尘土和翻滚的硝烟中沉入死寂。
青年在这样断断续续的夜里断断续续的做着关于他亲爱的陛下的梦。
他反反复复地梦见,在那富丽堂皇的宫殿里,他的陛下穿着单薄的长睡衣,如同深冬的鹅毛雪般在华美的柱子间穿梭嬉戏。翻滚着浪花的领口松松垮垮的挂在他倾斜的肩上,露出宛若凝脂玉雕琢而成的纤细锁骨。陛下的玉足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噗哒噗哒的踩过,他几乎沾不到地的后脚跟恍恍跳动着。
青年在梦中依然痴痴地惊叹,是怎样的骨怎样的肉,才能揉合出这般珠圆玉润柔若无骨的后脚跟。
想化作地板,感受他踩在身上的触感。
想一寸一寸的,被他压烂碾碎,化为齑粉。

而不是,在炮火声中魂飞魄散。

青年并不是懦弱的人。他有强健的筋骨,有坚实的体魄,有敢于直面千军万马的勇气,有运筹帷幄的智谋,却独独缺少视死如归的决心。
他在临行前,单膝跪地接受陛下赐予利剑之时,便立下了必定活着归来的誓言。

他为了他什么都肯做。
他为了他什么都敢做。
他答应他要活着,他就必须活着。




看着自己的恋人笼罩在死神的阴影里,君王瑟瑟发抖着。
他要求他立誓活着归来时声音止不住地颤抖,心脏如同被拳击手重击了般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听着他说,保护陛下是自己出生就被赋予的使命,他必将把国家从危机中拯救出来,让它重归和平。
他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这么冠冕堂皇的说辞,明明一个吻就可以让彼此清楚的事,他却在那里如同宣读遗书般絮絮叨叨个不停。像是要把之前没讲过的话都说个尽似的。
他害怕未来的某一天,信使报知自己他的死亡时也是用的这种语气。
馥郁的哀伤。
他从王座上跌坐下来,跪在地上,颤栗着和他接吻。承受着炽/热的吮/吸/啃/咬,他喘/息着一遍又一遍在他耳边轻念,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你一定要活着。
盛大磅礴的情话,几近祈祷。

军队与他离开后,偌大的圣殿只剩了虚无在黑暗中徘徊。
冰冷的宫殿如同空荡荡的灵柩,腐烂衰败的玫瑰花落了一地。
他夜夜持着芳香的蜡烛,在花园,在书房,在大殿,在卧房,徘徊游荡。每一个他们做_过爱的地方,都安静得诡异, 自己衣服摩擦的细碎声响都能惊得他心脏乱跳。

真夜中巨大的月亮张牙舞爪地向他迫近。
古老王国流传的那个禁忌传说渐渐露出了尖锐的爪牙。

冰雪女王从黑暗中现身,那个本应只出现在他儿时睡前童话中的女人,带着冰雪的气息,顺着螺旋阶梯缓缓走向他,刺得他深入骨髓地痛着。
他觉得殿宇在被凛冽的寒风拉扯着下坠,自己被胁迫着堕入地心深处。地平线被颠倒反转着,普罗米修斯的火种被收了回去,冰冷的绝望摄走了他血液的温度。
她说,你可愿意,用带有温度的灵魂,换取这场战事的胜利?你可愿意,用你热烈跳动着的心脏,换取你恋人的性命?
这是场审问,在边界线上的审问。
在这里,死者与生者并存,恶魔与天使混居,寒冷与炽热亦无界限。
他不可能说不。
他只怕无法用自己的灵魂换取所爱之人的性命。
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回答。
是的,我愿意。
即使从此我的世界遍布阴霾我也愿意。
即使从此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一切带有温度的事物都弃我而去我也愿意。
让我孤独终老遭人厌弃吧,让我最终将残破不堪的灵魂交付于你吧,我什么都愿意。
只要他活着。





国民都说这场战事的胜利是种神迹。西北方突然刮起的飓风卷走了敌军大量武器和军粮,给这场持续了三个月的战事画上了句号。
这个国度是被冰雪女王庇护着的。他们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笑着说。
青年回到皇宫后才发现,这并不是庇护。
是诅咒。
无情的冰雪钻进了他恋人的心脏。
他不光身体冰凉,灵魂也在冰天雪地里永久居住了。
他的陛下失去了笑颜,那双恍若群星的眸子再也无法闪现笑意,那丰润鲜红的双唇再也无法弯出甜腻的弧度。
他握住他的手腕,冰冷瞬间吸附上指腹。
他拥住他纤弱的身躯,冰冷贴上了心脏几乎要将他的血液凝固。
他吻住他的双唇,像猫咪一样舔/舐,却再也得不到他羞红了脸的回应。

他忍不住失声痛哭。
泪水不停的划过他黝黑的脸庞,积聚成河,川流不息。

他怀里的人突然探出手来抹掉他依然不断涌出的泪水。
泪水的温度几乎要灼伤他冷若冰霜的指尖。
智君,不要哭哦,你有好好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要奖励你一个吻。


END

[OS]潮骚-3

 

*智翔ABO

*参考自三岛由纪夫同名小说

*ooc

 

二宫和也很不喜欢春天。

一旦进入三月,沉寂了一个冬天的海腥味就会如同蹒跚学步的幼兽般缓缓从海滩爬进内陆,浑身上下带着咸湿气。空气中开始弥漫各种气味,浮躁的分子做着布朗运动交织混杂在一起,整个海岛都蒸腾出一种蠢蠢欲动的气息。

春天,一切都在毫不安分的骚动。

二宫一向认为作为Beta的自己不具备恋爱脑,毕竟身体的每一处血管里都流淌着对金钱的狂热,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个血管里都仿佛流淌着海水的大野同样不具备恋爱脑,那张总是带着睡意的面包脸不光跟金钱绝缘,更是和恋爱搭不上边。

然而春天让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大野智突然之间和这两样都扯上了关系。

二宫和也坐在自家当铺的柜台后面,一手撑着脸一手用两指有节奏的缓缓敲击着桌面,眯着眼睛盯着小心翼翼的解开包裹的大野瞧。

“我说,大叔,你不跟我说清楚这些东西的来历真的没法当。”

二宫像条吐着芯子的蛇,大野被他又细又尖的声音吓得手抖了一下,然后迅速镇定了下来,如同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并且已经准备好了答案的学生一样,讲了一连串朋友急需用钱又不方便来当铺所以只好叫他帮忙之类的理由,二宫这辈子都没见他讲话这么流利过。

更可疑了,他那个朋友估计帮他写了篇小作文来应付。二宫摸着大野包裹里那上好玉石雕成的镇纸想,大野光有个这么有钱的朋友就已经很可疑了。

“不是我怀疑你,我也了解你的为人,不会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是也难保你那个朋友不会……我这是怕你被人骗啊。”二宫一副苦口婆心忧心忡忡的样子,他很清楚大野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我和你熟才会找你帮忙,既然你疑神疑鬼的怀疑起了我朋友,那我就找别家好了,反正岛上又不是只有你这一家当铺!”二宫没料到大野会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这护犊般的气势更是夸张到让二宫怀疑那个随和的大野智已经被外星人调包了。

恋爱脑的逻辑真的不可理喻。二宫马上挤出笑脸一把将人拉住。可不可疑是一回事,生意还是要做的,从这个有钱的主儿身上估计能榨出好多油水,二宫可不会让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不过话说回来,大叔,你最近身上老是有股香香的Omega味道哦,连我这个Beta都闻出来了。”二宫换了种战术,开始旁敲侧击。

大野一下子乱了阵脚,拧着脑袋左嗅嗅右闻闻,初春还夹杂着寒冷的空气吸进鼻腔激得他浑身打颤,但他确确实实闻到了,自己身上若有若无的柑柚清香,掺杂在他满身的海腥味中,宛如在麻布里织进了金丝,乍看之下不易察觉,细细观察就会觉得违和又突兀。

他突然害怕起来。

他喜欢极了这个味道以及这个味道的主人。

但他突然发现这种情感既不切实际又不合时宜。

大野的气势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像只憋了气的球,又变回了往日那个软绵绵的渔夫,呆立着沉默起来。

二宫光看着他那副样子就把事情猜出了七八成,外星人果然把大野那个本来浸在海水里的脑子换成了时而冒着粉红泡泡时而患得患失的恋爱脑,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计算好价格,把钱仔细的放到信封里塞进大野手里,拍着他的肩宽慰了他几句诸如味道不是很明显你放心好了的话,送走了魂不守舍的大野。

“啊,春天果然讨厌啊……”二宫望着大野的背影,揉着发痒的鼻子碎碎念着。

 

当天晚上,大野没有在那片海滩上等到樱井翔。

 

其实从暴风雨那日起大野和樱井每晚都会见面。那天樱井双手合十着央求大野帮自己一个忙,篝火映得他脸蛋红扑扑的,眸子里摇曳着忽闪的火光。

大野自然没有拒绝。

之后樱井就开始偷偷把一些东西从家里带出来,拜托大野当掉换钱。

大野搞不清楚,樱井翔是个养尊处优的少爷,为什么这么缺钱。

但是大野不想搞清楚其中缘由,他害怕一旦知道太多樱井就再也不会和他见面。

樱井说,你可以从那些钱里面拿出一些犒劳自己。

大野却把自己攒了很久的钱悄悄塞进那叠数量可观的福泽谕吉里。

他光是为了能和樱井多呆一会会就费尽了心思。他给樱井讲白天的见闻逗他,樱井也像是笑点长在了大野身上似的总是笑出眼泪,他让樱井帮他写小作文来应付二宫和也,讲一些二宫的糗事,聊一些关于弟弟妹妹的家常。他觉得自己和樱井有说不完的话,即使每次扯些乱七八糟的话题的总是自己。

直到有一次,樱井和他讲着话突然肚子叫了起来,大野便开始烤些白天打捞的鱼和贝类给他吃,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他的夜宵补给站。

樱井每次吃这些的海味时狼吞虎咽着喊うまい的样子都会让大野疑惑他到底饿了多久,为什么脸色一天比一天差?为什么身型一天比一天瘦削?但大野始终没问出口。

我霸占着樱井的胃,只想让他尽情依赖我,只想将他从身到心都占为己有,我是多么卑劣。大野在一次次春///潮///涌动的梦里醒来,只能通过责骂自己来摆脱对樱井的负罪感。

他心知肚明,樱井认为他是个Beta。而他从未承认也从未否认。

 

没等到樱井的第一晚,大野躺在被窝里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月光洒进屋里,圆圆的吊灯如同眼睛般审视着他。

他开始忏悔,对樱井的欺瞒、对樱井的欲望、对樱井怀着不切实际的一厢情愿。

 他想明天就对樱井说明一切。

 然而第二天晚上他依旧没等来樱井翔。

大野开始焦虑,樱井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他是Alpha所以再也不会来见他了?樱井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樱井该不会是被他父亲囚禁起来强迫嫁给其他人了?大野恨不得马上去敲樱井宅的大门,把事情问个清楚,让自己彻底死心。然而他发现自己连樱井家在哪里都不知道。

 终于在第三天晚上,大野等来了樱井翔。

看到月光下的海滩上站着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大野恨不得冲过去紧紧抱住他,将他揉进自己怀里再也不放开。但是他只是也只能是假装淡然的站在樱井面前,强压住颤抖的声音,问,你去哪儿了?怎么两天没来?

樱井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大野发觉他瘦得厉害,脸色苍白,像个一捏就碎的瓷娃娃,在海风里摇摇欲坠。

大野的声音开始控制不住地打颤,他把自己的欺瞒自己的心意自己对樱井的一切欲望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海风毫不留情地扑打在他脸上,他觉得自己脑袋里有无数海鸟在扑扇着翅膀尖叫。

 

“我都知道哦,智君的一切我都知道。”樱井微笑地说着吻上了大野的唇。

 

TBC

 

 

 

 

我尽量在3月前完结(躺)

最近又去看了一遍爱乐之城,把恋爱部分写得有些变调惹orz

bgm:city of stars

 

 

 

 

【OS】和同事一起看到了两人的同人h文该怎么办(R)

*翔受翔受翔受

*R18

*慎慎慎

 

灵感来源是161022交岚,表白又吉大师。

我已经肾亏了(躺尸)

 

前戏2小时船戏5分钟(跪)

 

[OS]潮骚-2

*智翔ABO

*参考自三岛由纪夫同名小说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76/sh/c2ee38c3-f1d5-42af-ac90-237319bf89e0/21523de4468b4de7ec3a095ed1161bd8

 

 

TBC

之前发的被屏蔽了QAQ

预计要从头到尾走外链了(;′⌒`)

剧情已经脱轨并且暴走(。


[OS]潮骚-1

 

*智翔ABO

*参考自三岛由纪夫同名小说

 

明明没有开车却有敏感词,气到爆炸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476/sh/742d7295-7283-446e-b2ae-ab8c42cb8bd2/40fb81955077a96e6308c0adb412ea82

 

 

 

 

 

三岛死忠的我,发现早期三岛改编起来蜜汁乡村爱情风= =!

正真正铭の渔夫智

新手上路,欢迎捉虫。